将来我们喝什么?——读陈启文《命脉:中国水利调查》

作者:李朝全  浏览次数:


   陈启文的长篇报告文学新著《命脉:中国水利调查》是一部厚重的大书,以洋洋洒洒60余万字的篇幅,全面深入调查和梳理黄河、长江、淮河、海河、辽河、松花江和珠江等七大水系以及大运河的历史及现状,深刻反思当下中国的水枯竭、水污染等水资源危机,对保持经济社会和人自身的可持续发展提出严重警示。这是一部立意高远、视野宏阔、体量庞大、内容丰富、内涵深刻的大书。
   水,阳光和空气,是生命的三元素。没有水就没有生命。植物体内90%左右是水,人和其他动物体内,70%是水。没有优质的、丰沛的水作保障,生命将面临严峻危机乃至灭顶之灾。《命脉》这部作品描写的正是水资源这个生命攸关的主题。它通过详尽描述我国因为某些不科学的水利建设、滥采滥用过度用水、水污染等一系列问题,导致水资源已经或正在出现严重的危机。不少地方,尤其是在那些大型城市和北方降水少缺水的地区,工业、农业和生活用水都遇到了极大的压力。正如有识之士所指出的那样,对于我国今后的发展而言,水资源的缺乏可能是比石油等能源的缺乏更为严重的问题。作者陈启文站在水资源危机和国家水安全的高度,从宏观战略上提出了水的保护、开发和利用问题,认为科学的决策、科学的开发利用,对于保障国家水资源安全至关重要。同时,他又将水置于生命血液,江河湖水视为生命血脉这样的高度,从生命的存在与发展都离不开水这一角度出发,事实上提出了水将是关系到国家、民族和人类的生存或毁灭的峻切问题。无论是从国家水资源安全还是人类生存或毁灭的高度,都足以洞见作者高远的立意。
   水,既是最简单又是最复杂的物质。水资源主题,拥有无比丰富的内容。陈启文着重关注我国的水利建设,从开发利用水——主要是江河水的历史及现状入手,描写了与黄河、长江等七大水系相关的重大历史事件、人物、主题、场景或问题,内容千头万绪,如何搜集素材,选材剪裁,如何谋篇布局,都考验着作者的采访和写作能力。因此这是一次极高难度的写作。已有的涉及水资源、生态安全与保护主题的报告文学,如哲夫的江河三部曲《长江生态报告》《黄河生态报告》《淮河生态报告》分别聚焦三大河流,李林樱《生存与毁灭》聚焦三江源生态状况、《啊,黄河……》描述黄河万里生态大灾难,徐刚《报告中国,我们将失去长江》、陈桂棣《淮河的警告》分别聚焦长江与淮河的生态问题,蒋巍《渴》描述西部水匮乏与百县千村饮水工程建设等作品,大多描写对象比较单一,反映的范围比较有限。与这些作品不同,《命脉》可以说是将全国水利建设以及和水相关的生态环境主题全都纳入描述和表现视野,由此可见作者的远大抱负和可贵的社会担当。这种全景式的关照及描写,同时也让读者认识到,本书所涉及的生态问题决然不是局部的、个别的、暂时的问题,而是事关中国全境、发展全局、生存根本的问题,是经济社会发展的命门所在,也是中华民族生死攸关的命脉所系。它,足以引起我们每一个关心国家和民族乃至自身未来生存的人高度警醒。
   《命脉》一书视野宏阔。作者善于站高望远,从大局出发,从大处落笔,以七大江河水系珠串起中国广袤的土地。而这七大水系正犹如中华大地的七大血脉,穿行贯流于祖国母亲之周身。陈启文借助长年累月在大地上坚韧的行走,考察采访与水、与水利相关的历史往事、当今现状和当事者、见证人,叙写的内容包罗了水利、灌溉、工业和城市居民生活用水,也包括了水电、航运、防洪抗旱、生态环保,既有对现状的关照,更有对历史的梳理。作者的叙述基本上是沿着自己实地调查考察的路线,顺着江河的流向,追根朔源,从源头上游落脚下笔,顺流而下,沿途讲述自己之所见所闻所思所感,讲述历史往事、古今巨变。如从黄河源头的历史入手,沿河而下,讲述龙羊峡电站、河套“二黄河”的灌溉工程、三门峡电站、小浪底水利枢纽,直到郑州花园口,追述当年抗战时期国民党炸毁花园口所带来的空前生态灾难的历史,一直到黄河下游和入海口的湿地、盐碱地和垦利县对盐碱地的改造等。既有水利建设成功的案例,如历史上的都江堰、大运河、灵渠等著名工程,建国后的小浪底工程,也有一些失败的案例,如三门峡水电站,由于错误的决策造成了至今为这一工程不断买单、收支不平衡、巨大的移民问题等。还有许多工程,作者皆是持审慎的客观的评价态度,如引滦入津、引黄济津、三峡工程等。应该说,作者始终努力终于事实,力图进行客观的公正的描述。
   陈启文自2008年转向报告文学创作以来,特别注重在作品中进行深刻的反思,赋予作品鲜明的政论性和思辨色彩。《南方冰雪报告》是对2008年初南方冰冻灾害的实地田野调查,并根据自己采访得来的事实对灾难展开了深沉的思索。《共和国粮食报告》则警醒人们粮食安全关系国家安危与前景,严峻地提出了“谁在养活我们”的社会问题。《命脉》一书则以历史、时间和地域为坐标,以生态状况及安危为权重,尽量冷静客观地反映我国水利开发和建设取得的成就、存在的缺陷和问题,准确反映出水利建设的得与失、利与弊,为将来的建设提供镜鉴,传达出作者深切的忧思。首先,过度的、不合理的水利开采利用,造成了河流断流、下游供水不足、城乡用水危机,也造成了泥沙淤积、洪涝灾害。而缺乏环保监控的工业发展,大量污水排入江河,造成了严重的水污染,于是在某些河流和流域竟出现了“有河皆干,有水皆污”的恶劣状况。我国是一个贫水大国。30多年来,我国经济迸发出无与伦比的活力,国家现代化的进程对水资源提出了更多更高的要求。水已经越来越成为制约发展的要素。中华民族到了最危险的时候,将来我们喝什么?这,绝不是一个耸人听闻的质问,而是一个理应引起亿万国人警惕和沉思的话题。一方面,在缺水的地区,草场退化,干旱频仍,工农业用水、人畜用水紧张。于是出现了水的过度开采,包括地表径流和地下水,甚至将地下几百米的水都开采出来,喝光了子孙几代人的水,造成地面塌陷、生态恶化。另一方面,许许多多的人还在肆意地浪费宝贵的水,污染水资源,使本就紧缺的水变得愈加匮缺。于是,我们看到了西南大旱,洞庭湖大旱,八百里洞庭几乎缩减了一半,湖区荒草狂长,鼠患肆虐,我们看到了,北京特大暴雨,山洪暴发,道路淤塞。可以说,作者的描述是尖锐的,直刺当下水利的弊害,具有鲜明的现实针对性。《命脉》一书内容宏富庞杂,贴近现实民生,思想厚重。“命脉”,指明的不仅仅是,水是生命的命门、要害,水也是国家、民族的命脉,直接关联着国家和民族的命运及未来。在有河皆干有水皆污的厄境下,将来我们喝什么?!这声喝问,来得无比的及时,也无比的震撼!
   让我们感到欣慰的是,党和政府早已注意到这个问题,并开始采取强有力的应对措施。2011年中央一号文件,首次专门为水利而发,郑重提出:“水是生命之源、生产之要、生态之基”,明确指出水利关系农业、经济、生态乃至国家安全,开始对全国25条主要江河进行水量分配,并确定了“三条红线”的管理目标,即用水总量、用水效率和入河湖排污总量。党的十八大响亮地提出,经济、政治、社会、文化和生态建设要五位并举,将再造秀美河山、“美丽中国”的理念传遍中华大地。我们今天大力倡导中国梦。要实现中国梦,普通百姓一个最基本的愿望就是喝上干净的水。现在,是到了为此而艰苦奋斗的时候了!
   《命脉》一书以记事、反思为主,同时注意在记事中让人物立起来,描写了一批富于个性的小人物。如不屈不挠将千万身家全部投入水利的张庆利,用十年时间改造了十万亩盐碱地。淮河岸边临淮关水文站的记录员李岚,多年来风雨无阻进行水文监测,在她心里有着坚定的信念支撑:即便是不给工资她也要这么做,因为那也是为了顾自己的性命。北京暴雨中,密云县的李建民镇长,危难面前毫不退缩,确保了全体村民安然无恙,而他自己却倒下了……
水能载舟亦能覆舟。人类在与水交往的过程中,既得到了太多的教训,也汲取了有益的经验。水至柔又至刚,至弱又至强。我们敬畏水,善待水,就是在尊重自己、善待自己。《命脉》一书向我们发出了及时而尖厉的警告。这本书应该受到广泛的关注。